淮南市人民政府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财政文化

改革开放四十年——我与改革开放一起走过的日子(随笔)

发布日期:2018-11-06 14:58   作者:考素泉    阅读: 次   字体:[ 大 ] [ 小 ]
      四十年峥嵘岁月,让一棵幼苗,长成参天大树;使一个婴孩,成为国家栋梁;而我的伟大祖国,实现从站起来,富起来,到强起来的辉煌蜕变。
      70年代的“洋文、洋布,洋油、洋伞、洋火、洋芋、洋钉”已成过眼云烟;曾经活跃的“粮票、布票、油票、糖票”的计划经济淹没在历史潮流中;经历80年代的合资热潮和上世纪末的群雄自主,中国"华系车"日益丰富--红旗、宝骏、吉利、比亚迪、奇瑞、广汽、荣威;中国经济蒸蒸日上, GDP总量从3645亿元猛增到82.7万亿元,增长226.9倍,已稳居世界第二位,东方老大;中华大地发生翻天覆地变化,动车高速迈进新时代,中国工程享誉全世界,航空母舰试验成功,神舟系列飞船彰显大国风范,长征运载火箭凸显我国实力……
      作为一名中国人,我倍感骄傲自豪。有国才有家,有家才有我,自豪之余,我想用自己的童年、少年、青年和中年四个阶段,来述说自己同改革开放一起走过的风雨日子。
      童年时光,我一直生活在农村。因为家贪,大姐三岁高烧耽误治疗,最后落下脑炎后遗症的毛病,讲话口齿不清。又因家贫,有两姐姐生病、挨饿先后夭折,剩下我们姊妹六人与父母相依为命。刚出生的我严重营养不良,瘦得脱了形,像失去水分的豆芽菜,整天抬不起头,哭起来还不如猫咪叫得响。我从没上过幼儿园,也没有一件属于自己像样一点的玩具,更不曾过生日。闲时,和伙伴们丢手帕、踢毽子、玩泥巴、跳皮筋、翻跟斗,忙时,便帮大人扯柴、烧锅、做饭,放牛、喂羊、拌猪料。若是赶上农忙季节,还要学着割稻、打谷、晒粮、扬场。在生产队拔草时,小萝卜头高的我挎上大大的箩筐,装满青草,连拖带拉返家后,粗筐条把细胳膊勒出一道道淤青深痕。因为姊妹众多,我家衣服几乎是弟弟捡哥哥的,妹妹拾姐姐的。父亲春夏秋冬只有两个色---蓝色中山装,绿色解放服。我还穿过爷爷用稻草编的“麻窝子”鞋,特别硌脚,现在早已绝迹。我们吃得最多的是青菜萝卜、咸菜山芋干,住的是茅草庵、土坯房,后来到城里,才住上四合院,砖瓦屋,水泥房。
      少年的我赢弱单薄,身子像一根火柴棒,头如成人拳手大小,脸色腊黄,只有一双眼睛还算有神。在村庄小学读书时,桌是用泥土砌的土墩子,小板凳是自己从家中带来的。四年级时,我随父母转到县城实验小学,摆脱了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的农民日子,终于有了像样的学习环境。毕业于安大物理系的父亲教育理念,就是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苦读圣贤书”。那时父亲的工资不过两三百元,可他愣从有限的经费中,节衣缩食,为我们征订了大量文学书、连环画,什么《奥秘》、《啄木鸟》、《收获》、《童话大王》、《少年文艺》、《儿童文学》、《平凡的世界》等,闲暇时光,我们便临窗静享书香。初三时,家中有了第一台家用电器----15寸的熊猫牌黑白电视。读高三时,父亲为了节省时间,专门给我买了一辆凤凰牌女式自行车,算是我家响当当的固定资产了。
      零星的记忆如电影片段时常闪现。最怀念的礼物----那把白底粉花小洋伞,是父亲从城里带来的稀罕物。在一群大油布伞中,显得如此“鹤立鸡群”,收获不少“艳羡目光”,我天天拿到学校“招摇撞市”,终于,在一个晴朗天日,不幸遗落在学校,从此,再也寻不见她的“芳踪”。最温馨的场景-----父亲骑着永久牌自行车从城里上班回家的情景。傍晚时分,伴着暖暖的夕阳,随着伟岸父亲“嘎噔”一声停车声,我们姊妹便飞奔着取下车架上的帆布包,寻找里面的糖果或大饼。最糗丑的事情----记得有段时间,学校在课间操时,给每个学生发一块面包,馋嘴的我甚至在作文里写到:一想起课间操的面包,便令我垂涎三尺。后来,“垂涎三尺”一直成为全家人对我的笑柄。
      青年时代起,市场经济的浪潮带来了日益丰富的物质享受,家中生活水平随之水涨船高。我们兄弟姊妹还算争气,除了大姐,都凭借自己努力读书,用知识改变命运,在城里谋到稳定工作,拥有幸福的小家,尤其是,哥哥嫂嫂还是全村第一个博士生家庭,这成为父母一生的骄傲资本。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”已成现实,至今仍然记得县城路边,醒目地悬挂着“腰挎BB机,手拿大哥大,凤台人民真潇洒”大条幅。九十年代后期,我有了第一套住房;本世纪初,正赶上国家公务员招考好机会,我从县城的事业单位考入现单位,迈入公务员队伍,工作环境舒适优越,工资水平虽不高,但远远满足生活需要,且有结余,闲钱存入银行或投资于股市,日子越过越滋润。
      如今,步入中年的我,已过四十不惑的年纪,房子,车子、票子,该有的似乎都有了。当生活归于平淡,思想却如脱缰野马,开始怀念那些少不更事,年少青狂,满腹豪情,青春勃发的学习时光。
     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,时代潮流浩荡飞奔。“饮水不忘掘井人,居安当思归来源”。今天物质生活极其丰富,离不开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的英明抉择。他解放思想,实事求是,推出改革开放政策,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,开放深圳、汕头、珠海、厦门4个经济特区,为中国发展打开世界之窗。现在的我坐享其成之余,又能做些什么呢?惟有珍惜时光,努力奋斗,兢业工作罢了。“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”。70年代出生的我,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长大,是改革开放丰硕成果的受益者,是改革开放一路风雨的见证者,也是改革开放的参与者、推动者。我愿意心怀感恩,用热血和奋斗,用汗水和拼搏,用自己的余生,为早日实现中国的“两个百年梦想”而拼搏不止。

    分享到: